文章分类: 舞蹈音乐

变革中的内蒙古民族音乐

我们常痛感于经典失宠,对于那些饱经时代洗礼而源远流长的乐曲与今天的社会生活日渐失联而倍感无力。 但在发展的过程中,现代乐者正以通俗性、综合性和时代性的特色,去掉了现代人将民族音乐过于民俗化和符号化的印象,并以其传统立场和现代质感成就了今天的新风尚。 他们背靠深厚的民族音乐文化,演绎了现代人文生活的多元化,不断让我们以聆听的方式,为新时代民族音乐的当代性表达,做出新的诠释。 民族音乐的当代表达 □杨利伟 今天的民族音乐似乎处在一个大众熟悉,却市场陌生的窘况之中。 熟悉是因为它古老而悠久,无论是琵琶、二胡,还是马头琴、古筝……它们都是伴随中国人生活了千百年的音乐遗产。而陌生是由于今天的民族音乐作品已缺少了过去传统中具有优美和典雅的一面,取而代之的是那些以西方现代手法创制的新奇、怪异的风格。 无疑,这类作品误伤了观众对民乐的热情,使民族音乐脱离了大众、远离了市场。由于新型音乐无法满足观众对当下民乐的热情,其演出市场自然就失去了大众影响力。 但在当下的内蒙古,民族音乐正在试图摆脱过去的影子,重新回归人们的视野。本土音乐人开始本着“传统与现代兼容并蓄”的经营理念,以期既保有民族音乐的精华,又兼具

蒙古族舞蹈中筷子舞的民族气质

筷子舞是发源于鄂尔多斯的高原,因舞者手执筷子敲击歌舞而得名。主要流传在鄂尔多斯的鄂托克旗、乌审旗一带。表演者右手握一把筷子,手持筷子细头;击打筷子的粗头,用它敲打手掌、肩部、腰部、腿部等处,击打的同时肩部环绕耸动,腕部灵活翻绕,敲打声清脆,节奏鲜明,情绪热烈。当舞者的感情到高潮时,就情不自禁地离开座位,舞到较为宽敞的位置,放大了动作的幅度,显示出矫健的舞姿。慢舞时沉稳、深沉;快舞则是飘洒矫健。鲜明的节奏和欢快的幽默感,伴随着悦耳的歌声和敲击声,欢乐的人们情不自禁的摇晃着身体,悠然自得的用筷子敲击自己的身体起舞,通宵达旦,尽欢而散。在表演形式上,如今,也由原来的单人表演发展成为双人舞、男女群舞、广场性集体舞,而且,过去只有男子表演,现在也有女子登上了舞台。而且筷子舞的表现形式直接客观反映蒙古族的精神面貌,它的表现形式独特,以日常生活中离不开的工具,筷子来加工成为舞蹈的道具,专门把筷子的一端用小绳穿起来,又缀以红绸,遂成为精美的道具,可单手或双手持之表演,从而增强了表现力遂广泛流传开来,并成为经常上演的舞台节目。 蒙古族是一个热爱舞蹈,在舞蹈方面多才多艺的伟大民族。天苍苍,野茫茫,一望无际
文章出处(来源):   中国文化报
分类目录: 舞蹈音乐 总浏览:913

蒙古族音乐承载草原文化的精华

蒙古族音乐是我国民族音乐中发展比较好的少数民族音乐,从民歌到戏曲,从演唱到演奏,蒙古族音乐都得到了很好的发展和传承,蒙古族音乐与其它民族音乐融合尤其是北方少数民族的融合度是非常高的。蒙古族音乐在其发展过程中坚持继承与开放相结合的理念,促进了蒙古族音乐的发展。 探究蒙古族音乐的内在本质,那优美的旋律、深邃的内涵和抒情的技法,无不蕴含着蒙古族独特的精神、思想和文化。纵观蒙古族音乐的发展历程,我们感到随着蒙古族音乐在传承中发展、在借鉴中提升,进一步将草原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以蒙古族音乐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蒙古族钢琴作品为例,其创作发展分为两个阶段:萌芽阶段——代表作品桑桐《内蒙古民歌主题小曲七首》,这是中国作家最早采用蒙古族音乐作为题材的钢琴作品。黎英海的《中国民歌钢琴小曲50首》中的《嘎达梅林》、《思乡》都是以蒙古族民歌为题材的。这些作品促进了蒙古族音乐在钢琴中的进一步运用,也极大地丰富了中国民族钢琴艺术的内容;发展阶段——在这一阶段,出现了本民族音乐家利用本民族音调创作钢琴作品的局面,如蒙古族作曲家莫尔吉胡创作的《山祭》、斯仁的《12首蒙古族民歌钢琴曲集》等作品,蒙古族作曲家的创作使蒙古族音
文章出处(来源):   吉林日报
分类目录: 舞蹈音乐 总浏览:587

大提琴与蒙古族马头琴、四胡之比较研究

  作者:苏力   摘要:西洋乐器的大提琴与蒙古族的马头琴、大四胡产生于不同的文化背景之下,但作为中低音的弓弦乐器,从产生与制作,到演奏及风格,都既有诸多相异、相似之处。双方的互相借鉴和融合扩展了各自的演奏技术, 丰富了音乐表现力。它们的产生与发展离不开各自独特的远古图腾崇拜、宗教信仰与生态环境。   关键词:大提琴;马头琴;四胡;比较研究   一、大提琴与马头琴、四胡的乐器产生与制作的异同   世界各民族音乐的发展都有相近的历史, 先有声乐后有器乐, 器乐中又是先有敲击, 然后是吹奏、弓弦、弹拨乐器等。弓弦乐器最近人声,因而最受喜爱。由于人类对音色到音域的感受与认知不断扩大, 器乐制作在音域上有了多种分别。乐器的音域大都是由接近人声的中声向高低两方扩展, 同种乐器又因音域不同产生了音色的不同, 又由于音色、音域的不同产生了演奏技术的区别。西方的维奥尔弓弦乐器组,有各种不同的尺寸与定音,高音viol 的定弦接近中提琴音域, 相对于男中音与女高音。维奥尔弓弦乐器都是多弦,16、17 世纪很普遍。琴身木质,背部扁平,肩斜,弓握于手掌上方,有指板,主要用于歌唱伴奏。17 世纪后半期出现高音维
文章出处(来源):   山大威海分校网
分类目录: 舞蹈音乐 总浏览:1,287

蒙古族民间歌舞“安代”名称考究

闻名遐迩的蒙古族舞蹈活化石——安代舞,起源于内蒙古库伦旗,是流传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的一种原生态舞蹈。最初诞生于蒙古族原始萨满教,是一种用来祛病消灾的宗教性仪式舞蹈,具有健身和娱乐功能。2006年,蒙古族安代舞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安代,以其浓郁的民族特色和时代气息、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和魅力吸引着人们,已成为库伦旗人民的骄傲,更是成为蒙古族文化艺术的一道绚丽的风景线。   一、安代舞的“安代”一词之误解   安代舞的“安代”一词,是蒙古语的译音,其含义众说不一,“安代”一词的含义之解读种种。   首先,较为广泛的说法或新闻媒体上常用的解读是:Andai(安代)一词为“奥恩代”(“起来”,“抬起头来”)之意的解读。   额尔很巴图先生在其《科尔沁博(萨满)教初探》一文中,最初提出了“安代”一词来源于蒙古语“ondoi(敖恩代)”的观点,并解析说:抬起头来之意。也就是蒙古语ondoihu动词的词根ondoi变音为andai(安代)。此种解析主要根据安代传说中的“患病躺在车上的女孩儿抬起头来(ondoihu)”的情节来猜测解释的。这种解释既没能解读“安代”名称的文化深邃内涵,又不
文章出处(来源):   通辽日报
分类目录: 舞蹈音乐 总浏览:570

音乐民族-蒙古族的民歌艺术

delger 提交于 星期日, 12/22/2013 – 13:05 蒙古族 素有“音乐民族”之称。其民歌体裁有长、短调之分。长调腔长词少,悠扬嘹亮,流传于牧区;短调则节奏规则,节拍固定,多流传于半农半牧区。蒙古舞节奏欢快,舞步轻捷,传统舞蹈有盅碗舞、鄂尔多斯舞等。说唱艺术“好来宝”、传统乐器马头琴都级具特色。 长调民歌 蒙古族在长期游牧生产劳动中创造的几种民歌的总称。也是蒙古音乐草原风格的标志。包括草原牧歌、赞歌、思乡曲、婚礼歌、情歌等不同歌种。音乐特点为音调高亢,音域宽广,曲调优美流畅,旋律起伏较大,节奏自由而悠长,多采用复合式节拍。曲式结构以上、下句构成的乐段 较为常见,也有复乐段乃至多乐段构成的联句体,以 非方整性结构居多。歌词多以两行为一段,在不同的韵步上反复叠唱。词曲结合则“腔多字少”,常用甩腔和华彩性拖腔,以各种装饰音(诺古拉)点缀 旋律。除独唱外,还有齐唱、对唱、伴唱,乃至“潮尔”合唱等演唱形式。优秀的长调民歌有《走马》、《辽阔的草原》等。 短调民歌 蒙古语称之为“宝古尼 道”。大凡曲调短小、节奏较快,不同于长调民歌的歌曲,统称为短调民歌。其音乐特点为曲调简
文章出处(来源):  
分类目录: 舞蹈音乐 总浏览:660

蒙古族宫廷音乐——阿萨尔

      “阿斯尔”是蒙语“阿斯如温得尔”的口语简称,其译意是极高的意思。阿斯尔是蒙古族宫廷音乐的一种,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广泛流传于原察哈尔蒙古地区。阿斯尔是元代盛行的蒙古族宫廷音乐,并广为传承,已成为蒙古族优秀的民族文化。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作为“阿斯尔”原生态艺术发祥地,镶黄旗为“中国阿斯尔音乐之乡”和“中国火不思传承基地”。    阿斯尔是流传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南部地区,即原察哈尔盟境内的一种器乐合奏曲。这种器乐曲通常由蒙古族的拉弦、吹奏、弹拨乐器组合演奏,也用于哼唱、口哨等不同的表演形式。旧社会在敖包祭典、寿庆宴会、小孩生日、婴儿剪胎发、婚礼以及贵族官吏晋升官衔等重大礼仪性聚会上有演奏阿斯尔的习俗。    这种习俗,在察哈尔某些地区仍保留至今。在蒙古语中,把楼阁、大布帐篷和建在旧式大门之上的房屋统称为“阿斯尔”或“敖日木吉”。古时把叫做“苏蒙格日&rd

遗落在河曲草原上的蒙古族牧歌

 河曲草原在哪里?         其实这是一个无需回答的问题,作为中国三大名马之一河曲马的产地,她的名字,与她孕育的名马一样响亮。在任何有关河曲马的资料中,都会提及:青、甘、川三省交界处。显然,这是一个闻名遐迩的金三角地带。         有关这片草原的丰美,有着诸多的传说。         去年盛夏季节,我去河曲草原采访,巧遇一部叫《河曲马》的电影在河南蒙古族自治县开机,一打听,才知道电影的编剧正是我的好友、蒙古族作家次仁顿珠。这部电影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匹在河曲草原的各种赛马会上屡夺魁首的河曲马,在当今以效率为前提的经济利益追求中惨遭毒手,被一些急功近利的人们打了兴奋剂,以期能得到更多的冠军,赢得更多的金钱。         历史上战功赫赫的河曲马,在如今的市场经济大潮中,也有了如此的遭际。不

察哈尔蒙古族民歌的题材类型与艺术风格探析

周丽青 (集宁师范学院,内蒙古 集宁市 012000) 摘  要:察哈尔蒙古部作为蒙古民族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历史上曾占有独特的地位。通过对于察哈尔地区传唱的蒙古族民歌进行题材类型的梳理及艺术风格的探讨,希望对蒙古族音乐文化的研究能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关键词:察哈尔;蒙古族民歌;题裁类型;音乐风格 分类号: J607.“12”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 16729838(2011)02-0106-7 众所周知,察哈尔蒙古部一贯是以“利剑之锋刃,盔甲之侧面”而著称,察哈尔蒙古部作为蒙古民族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历史上曾占有独特的地位。1480年,成吉思汗第十五世孙巴图蒙克达延汗统一蒙古各部落后,将漠南、漠北蒙古划分为察哈尔、喀尔喀、兀良哈左翼三万户和鄂尔多斯、土默特、永谢部右翼三万户,而他自己就是直接以察哈尔万户为中心,统领着左翼三万户。因此,察哈尔蒙古部自那时起,就一直成为蒙古汗国中兴的统治中心。1603年,蒙古布延薛禅汗去世,次年,由他的长孙林丹汗继位后,依然是以察哈尔蒙古部为基础,不断巩固自己的汗权,从而有效地控制了蒙古诸

蒙古族叙事民歌《韩秀英》故事角色

萨仁图雅 (内蒙古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内蒙古 呼和浩特 010022)        摘  要:对于蒙古族音乐来说,叙事民歌的出现较为晚近,是一种新兴体裁,清朝中末叶产生于内蒙古东部科尔沁、东土默特一带广大的半农半牧区蒙古族民众当中。科尔沁叙事民歌在蒙古族叙事民歌中具有鲜明的特点,往往是一段曲调的反复叠唱,带有鲜明的说唱性,故事性,深受民众喜爱,而富有生命力。本文以叙事民歌《韩秀英》为例,分析蒙古族叙事民歌中的故事角色,力图阐释叙事民歌的叙事程式及其价值。        关键词:蒙古族民歌;《韩秀英》;角色;程式        蒙古族“叙事民歌”,是讲述故事的民歌,讲述故事的长篇体裁,习惯上将其归入说唱音乐。科尔沁叙事民歌在蒙古族叙事民歌中具有鲜明的特点,往往是一段曲调的反复叠唱。由此,此类歌曲被当地民众称为“道”(daguu),即“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