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民间文学

乌力格尔:传唱百年的蒙古琴书

乌力格尔,蒙语意为“说书”,俗称“蒙古书”“蒙古说书”“蒙古琴书”,是集蒙古说唱艺术发展之大成的一种曲艺形式,主要流传于内蒙古及相邻黑龙江、吉林和辽宁等蒙古族聚居区。 乌力格尔迄今已有数百年历史,深受蒙古族人民的喜爱。乌力格尔最初的形式与西方中世纪的行吟诗人相似,艺人们身背四弦琴或者“潮尔”,在大草原上随风漂泊,一人一琴,自拉自唱,使这种艺术具有浪漫开阔的气息。 乌力格尔所用乐器叫四弦琴,蒙古语叫“胡尔”,其弹奏出的音质浑厚深沉,富有草原韵味。乌力格尔艺人被称为“胡尔沁”,很多老艺人都具有非常丰富的语言造诣,说唱技术高超、精湛,嗓音洪亮生动,由他们表现的故事情节波澜起伏,旋律和节奏富于变化,具有很强的感染力。 由于个人表演风格的不同以及故事内容的差别,艺人们有的注重以优美的语言来塑造人物,以唱为主,少用或者不用说白,唱词严格地押头韵,曲调多样;有的大量地运用说白来表达内容,着力于故事情节的传奇性和悬念,令听者欲罢不能。经验丰富的艺人们也常常即兴表演,只要给出个题目,说书人便能出口成章。 科尔沁草原是蒙古族乌力格尔艺术的摇篮,哺育了世界级民族曲艺大师琶杰、毛依罕等享誉中外的艺术家,诞生了
文章出处(来源):   内蒙古日报
分类目录: 民间文学 总浏览:740

《江格尔》:蒙古族英雄史诗与传奇故事

   “我们这个县北边赛尔山上有一个地方叫做江格尔拜。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新疆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孟根布拉格小学退休教师布音塔老人对笔者说到,“从前,有一位老汉叫做吐尔巴依尔,他生活贫穷,5只山羊是他仅有的财产。一天5只山羊失踪了,老汉急得到山上去找。在山顶的两眼湖中央老人惊奇地发现一道70种颜色的彩虹。靠近一看,原来是一堆各种颜色的鹅卵石发出的光芒。老汉把石头一一捡起来往怀里揣,一共70块。回来后夜里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位白头白须,穿白衣服的老人对他说,你捡回来的70种颜色的70块石头是70部《江格尔》。你好好习唱吧。保准你吃穿不愁。第二天醒来,吐尔巴依尔老头真的能演唱70部《江格尔》了。从此《江格尔》在卫拉特人中流传开来,吐尔巴依尔老人也赢得‘会演唱《江格尔》70部长诗的史诗袋子’美名。他死后,为了纪念这位杰出的江格尔奇,人们就把埋葬他的那个地方称作‘江格尔拜’,并建敖包进行祭祀。那两个湖前两年还在,至于山上面有没有敖包,就不太清楚了。” 关于江格尔奇与史诗《江格尔》,上述的故事是一则广为流传的传说。而江格尔奇在表演《江格尔》的时候,通常都会加入许多现场即兴段落来作为与观众的互动,

乌力格尔:源远流长的“蒙古说书”

原标题:源远流长的“蒙古说书” “蒙古说书”产生在内蒙古自治区东部。据有关史料记载,清嘉庆年间,由于战乱不断,散居在呼伦贝尔盟、兴安盟、哲里木盟、赤峰等地和海拉尔河、洮儿河、西辽河、西拉木伦河两岸的蒙古族艺人只好手持马头琴,八方游走说唱。乌力格尔,汉语意思为“说书”, 因采用蒙古语说唱,故又被称作“蒙古说书”,是蒙古族的一种曲艺形式。 “蒙古说书”的演唱形式很简单,曲调变换也很灵活。说唱者的伴奏乐器主要是马头琴或者是四弦琴。每当开始演唱时,既不必做什么准备和完整的动作,也不受任何场合的限制,演唱者要唱什么曲调,可以根据听众的情绪自由变换。有时弹一阵前奏曲以后,再选调唱下去。比如,为了表达对贫苦人民的同情,曲调就变得哀怜凄凉、如哭似泣,使相同命运之人泪水洗面、濡湿衣襟。如表达对反动统治阶级的反抗,琴声就突然变得壮烈悲愤;如表达对民族英雄的敬佩之情,曲调顿时急转,好像有人在慷慨陈词,抒发满腔情怀。至于表现男女之恋,琴音就会像潺潺流水,叮咚作响,感人肺腑。如果表现对将来的追求和希望,琴音则犹如高山飞泉,催人奋进。有不少优秀曲段,如《西鲁》《嘎达梅林》《达那八拉》《敖包相会》等,一直到解放初期
文章出处(来源):   内蒙古新闻网 作者:舍冷
分类目录: 民间文学 总浏览:785

蒙古族民间文化瑰宝绽放光芒

胡仁乌力格尔研究逐渐展开 蒙古族民间文化瑰宝绽放光芒 胡仁乌力格尔在草原上有着独特的魅力,是蒙古族的民间文化瑰宝。 “我老家是科尔沁的一个蒙古族小村庄,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冬天农忙后,村里会邀请一位胡尔奇表演胡仁乌力格尔。每当这时,表演的地点总是被围得水泄不通,我们被挤得只能在窗外趴着听,但总是听得如痴如醉,甚至流泪。”谈起儿时全村人听胡仁乌力格尔的情景,中央民族大学蒙古语言文学系主任朝克吐记忆犹新。 目前,他是国内第一位研究胡仁乌力格尔并取得博士学位的学者。 去年年末,记者在学术研讨会上第一次欣赏到了胡仁乌力格尔表演。此后,通过各种渠道逐渐增加了对这种蒙古族民间文学形式的了解。那么,什么是胡仁乌力格尔?胡仁乌力格尔研究现状如何?记者近日采访了相关学者,进行解答。 什么是胡仁乌力格尔和胡尔奇 作为胡仁乌力格尔研究的权威专家,朝克吐介绍说,“胡仁”一般指胡琴,在内蒙古东部地区指四胡;“乌力格尔”是故事的意思;“胡仁乌力格尔”意思是拉着四胡说故事。胡仁乌力格尔主要流行于内蒙古东部地区和东三省的蒙古族聚居地区。说唱胡仁乌力格尔的艺人叫做“胡尔奇”,他们通常单独一人边拉边唱边说,在草原上有许多有
文章出处(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6月27日第613期 作者:本报记者 郝欣 曾江 字号
分类目录: 民间文学 总浏览:626

新疆——史诗的宝库——简论新疆史诗研究的成就与特点

 一部民族史诗,尤其是一部宏伟的英雄史诗,在民族生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对于民族文化传统的形成与发展所产生的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民族史诗所关注的是民族的事业与民族的命运,民族的事业与命运是史诗世界的基础。一部优秀的民族史诗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宝库,是一座民族精神的博物馆,是认识一个民族的百科全书。   我国是个史诗蕴藏量极为丰富的国家,我国的三大史诗——藏族的《格萨尔》、蒙古族的《江格尔》、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以其恢宏的气魄、古老而丰富的文化内涵、动人的艺术魅力而享誉世界。这三大史诗不仅是藏族、蒙古族、柯尔克孜族人民的光荣与骄傲,而且也是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光彩夺目的瑰宝,是世界史诗之林中不朽的史诗之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我国唯一一个拥有《格萨尔》、《江格尔》、《玛纳斯》这三大史诗的地区。这一文化现象已日益引起国内外学者们的极大关注与重视,新疆在国内外史诗界的地位也因此而与日俱增。   其实,除三大史诗之外,新疆地区还拥有三、四十部具有世界影响的优秀民族史诗。例如维吾尔族著名的英雄史诗《乌古斯传》,其内容相当古老,文化价值并不亚于三大史诗,这部史诗对于史诗形成、发展的理论研
文章出处(来源):   《西域研究》(乌鲁木齐)1995年03期 作者:郎樱
分类目录: 民间文学 总浏览:575

不断丰满的“江格尔”形象与逐渐萎缩的“江格尔奇”业

                             冯文怀         世界上许多民族都有自己的著名史诗,比如“荷马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等等。中国最著名的是少数民族的三大史诗:         藏族的《格萨尔王传》即《格萨(斯)尔》,这是世界上迄今发现的演唱篇幅最长的史诗。柯尔克孜(国外称吉尔吉斯族,在吉尔吉斯斯坦国)的《玛纳斯》;“ 玛纳斯”是一家子孙八代人中第一代英雄人物的名字,实际上讲述的是整个柯尔克孜民族充满希望、艰苦奋斗,积极进取、热爱生活并讴歌爱情的故事。蒙古族的《江格尔》。 (图1–加·朱乃)         这部史诗以英雄人物“江格尔”命名。“江格尔” 波斯语意为“世界征服者”﹔突厥语译为“战胜者”﹔蒙古语是“能者”的意思。“江格尔”汗即为史诗《江格尔》的主要英雄形象。他与他的战将“洪古尔”、“萨布尔”、“萨那拉”等,还有其他部属,忠实捍卫和建设他们的故土,即新疆卫拉特蒙古族生活的家园—-“宝木巴”:阿尔泰山区、额尔齐斯河流域、阿勒泰草原、天山牧场—-他们充满希望、奋不顾身,浴血奋战、无私奉献,恪守承诺、渴望
文章出处(来源):  
分类目录: 民间文学 总浏览:3,302

新媒体时代的多民族文学——从格萨尔王谈起

作者:刘大先 色尖草原的亚尔杰本来是个毫无过人之处的牧羊娃,偶然在草原上被格萨尔王的大将丹玛选中,经历一次“开膛破肚”的仪式,忽然口绽莲花,天界人界的事件像融化的雪水,汩汩流出,无法遏止——他成为一名格萨尔说唱艺人①。此后,亚尔杰流浪四处,传唱格萨尔王的事迹,直到有一天被拉萨的研究所选中来到城市。与在广阔天地中给牧人们自由说唱不同,在拉萨拥挤凌乱的办公室中,亚尔杰是对着一台录音机。他经过许久的磨合才能适应这种非自然的状态,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故乡来人带来了色尖草原的消息:崎岖的道路已经被柏油马路代替,家家都有了广播电视,青年人不再爱听格萨尔的故事,人们更热衷的是挣钱和盖房子。亚尔杰在录音间中的说唱变得日益艰难,即使运用铜镜圆光的仪式,神灵似乎也不再光顾,为了唤回通神的能力,他决定回到草原重寻灵感,然而故土已经不复往日模样。 这是藏族作家次仁罗布的新作《神授》中的故事,一个寓言式的农牧写作,是少数民族文学中常见的挽歌主题。然而小说的结尾却别有一番意味:重返旧地的亚尔杰在玛尼石堆旁遇到了等待神授的少年。少年的梦想非常简单,就是希望能够拥有神灵的力量,从而离开草原,去到繁华的都市。在摩托的轰鸣
文章出处(来源):   《南方文坛》(南宁)2012年1期第62~67页
分类目录: 民间文学 总浏览:672

喀左东蒙民间故事

  喀左东蒙民间故事是流传在辽宁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的一种口头文学。明朝中期,喀喇沁部由自己的家乡贝加尔湖,逐渐游牧到锡拉木伦河以南,占据了渤海湾以西、长城以北的大片疆域。明崇祯八年(1635年)至清康熙年间,喀喇沁部先后被划分为左、中、右三旗,随着汉族的大批迁入,逐渐由游牧民族转为农耕民族。在由猎转牧、由牧而农的历史过程中,喀喇沁人民创造和丰富了具有东蒙地域特色的民间文学。 早期喀左县较著名的民间故事在蒙古族聚居地区传播。随着蒙汉联姻,故事逐渐传播到蒙汉杂居地区,因此不仅有蒙古族讲述者,也有汉族讲述者、故事家,他们通过说唱的形式一代一代传承下来,共同丰富并繁荣了喀左东蒙民间故事。   喀左东蒙民间故事体现出草原文化与农耕文化交汇相融的特色,既继承了草原游牧文化的传统,又吸纳了中原汉族农耕文化的精髓。目前所采录到的东蒙民间故事几乎包括了中国故事的各种类型,它以民间传承的故事、传说、神话、民歌、谚语为载体,全面地反映了定居后蒙古族人的生活。喀左东蒙民间故事既包括蒙古族对自然的原始崇拜,如对日月星辰、天体万物的信仰,对火和鹰鸟的崇拜,又包括对部落联盟时代以及前期狩猎
文章出处(来源):  
分类目录: 民间文学 总浏览:649

试论郭尔罗斯蒙古族传统说唱艺术胡仁乌力格尔

     “胡仁”是蒙语,意为胡琴(四胡),“乌力格尔”,是蒙语,意为说书,“胡仁乌力格尔”是用四胡为伴奏乐器说唱故事。很久以来,由于漫长而停滞僵化的封建社会形态的限制,古老而丰富多彩的蒙古族说唱艺术胡仁乌力格尔这一艺术瑰宝,大多以自然状态存在于民间,流传与民间;其中的相当一部分,也由于音乐材料和传播媒介的局限,随着艺人们的故去而淹没于历史的长河之中。     胡仁乌力格尔是蒙古族群众长期以来喜闻乐听的艺术形式之一。它不同与蒙古族叙事民歌和其他艺术。蒙古族叙事民歌,无论歌中出现多少人物,无论讲述多少复杂的故事情节,无论演唱多长时间,只能用一首曲调来完成。如《嘎达梅林》、《陶克涛胡》、《龙梅》等。而胡仁乌力格尔则有专门的“胡尔奇”(蒙语意为说书艺人),其曲调不限与一二首,而是由许多种曲调来表达不同感情,不同情绪,描述不同场面和不同人物,他有一定的灵活性,艺人可根据自己传承和掌握的曲调,讲述故事时,可有一定的变化;同

试论蒙古史诗讲唱中的“替罪羊”现象

阿婧斯 (内蒙古师范大学文学院,内蒙古 呼和浩特 010022) 摘 要:“替罪羊”现象普遍存在于各个原始民族风俗信仰中,蒙古史诗讲唱同样也存在类似现象。通过对史诗讲唱“替罪羊”现象的分析,使我们获得了一个了解古代蒙古人精神世界与风俗信仰的角度。今天曾经在民众心中具有神圣地位的蒙古史诗早已被现代文明观念所消解,但这绑在毡包前代人受过的羔羊却能向我们传达出千年前蒙古先民的原始思维以及蒙古史诗那神异威严的力量。 关键词:蒙古史诗;风俗信仰;“替罪羊”;精神世界 蒙古史诗是诞生于蒙古民族幼年时期并伴随民族发展历程的口传活态史诗。近年来对蒙古史诗异文的搜集整理取得了可观的成果,对蒙古史诗的研究也从文学、人类学、社会学等多方面展开。但若只抽取史诗文本忽略史诗的活态完整性将会造成史诗内容的大量流失,降低史诗的价值。因此本文将以许多珍贵的田野调查笔记作为重构先民心中的史诗世界的重要素材,放宽眼界,将蒙古史诗置于宏阔的人类视角下比较勾连,努力贴近史诗发生的文化环境,通过对史诗讲唱中的“替罪羊”现象分析,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