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历史

中蒙联合考古队在蒙古国境内发现多处“匈奴”遗迹

中新社呼和浩特12月23日电 (记者 李爱平)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23日对外披露,中蒙联合考古队近期对蒙古国境内部分遗址进行发掘时,新发现竖穴土坑墓等多处遗迹。 此次中蒙联合考古队,由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与蒙古国游牧文化研究国际学院组成。 消息指,联合考古队在对蒙古国境内温都尔乌兰乌拉土台遗址进行发掘时发现,在土台顶部居中位置有一座竖穴土坑墓。 该墓葬墓口平面呈长梯形,头端宽1.05米、脚端宽0.65米、深2.65米。墓向345度,墓主人为仰身直肢葬,葬具为木棺,随葬品有弓形铜项饰、陶罐以及羊骨殉牲等。 联合考古队还在和日门塔拉城址西城的东门遗址处,发现围绕门墩处有柱洞,个别柱洞内尚存较粗大的木柱,考古人员认为,该东门原设有栅门。 此外,联合考古队在对克鲁伦河上游流域匈奴城址进行考古调查时,在城址地表发现有大量匈奴时期的陶片与瓦片;在对塔米尔河下游流域城址与墓葬的考古调查中,发现大量匈奴时期的陶片及匈奴墓地,这些匈奴墓地均为石堆墓。 考古部门称,联合考古队还将从考古学角度探究匈奴的社会、政治、经济、军事等学术课题。(完)
文章出处(来源):  
分类目录: 文物考古 总浏览:5,374

元代上都、大都间相互关系和地位

徐进昌       上都、大都都是中国元代的都城,都是元代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两个都城都有着举足重轻系国家安危的重大作用。两都是兄弟城,是姐妹花,共同承载了元代百年的宏伟大业。上都之为上,是蒙古族入主中原之前建立的草原都城,在连接草原与中原之间起着举足重轻的作用,在政治和军事上尤其显得重要。大都之为大就是建制大,份量重。尤其在经济和文化方面,在国力的体现方面,尤其显得重要。 ——题记 中国历史上的元代,是第一个少数民族主政的中华大一统的时期。在中华广袤疆域的范围内各民族有了空前广泛的交流和融会。中原、草原、西域融会一体,农耕文明、游牧文明和西域文明深入交汇,呈现了多元共荣异彩纷呈的局面。 蒙古族入主中原,接受了儒家文化,也把游牧文化带到中原。多都制就是游牧民族建国的一种方略。契丹建辽,女真建金,都是实行多都制。元代实行两都制是游牧文化的体现,也是大元帝国政治、经济、文化治理的需要。 元代设立上都和大都。上都,也称为上京、滦京和夏都,每年三、四至八、九月皇帝和朝廷大批的扈从官员由大都到上都办理朝政。秋凉以后回到大都,在大都理政。每年往返一次。大都,元代的首都,也称为冬都,曾是金代的

元代京城上都几个值得关注的表述和认知

徐进昌             中华历史上大元王朝的京城——上都辉煌近百年,最终毁坏于战火。上都遗址在沉寂七百年后在新中国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继而由地方政府申报,经联合国有关部门确认为世界文化遗产。 对于上都的研究在世界上有着广泛的影响,一些上都研究的学术问题应该得到缜密的辨析和足够的研讨。比如把上都称为陪都,比如对六个皇帝在上都即位特别关切,比如质疑忽必烈在上都即位的合法性,等等,在学术上应该作出充分的研讨,不要让错误的不确切的理念成为历史的标签。 一、上都并非元代的陪都和行都 有人说,上都是元朝的陪都。有的历史文化馆所布展的元代地图只标注有大都和哈尔和林,把上都给忽略了。就连上都所在地区的博物馆的表述中也莫名其妙的把上都说成陪都。应该说这样的理念和说法、作法都是欠妥的。元代实行两都制——上都和大都。上都又称上京、滦京和夏都。大都又称燕京、中都和冬都。两都都是元代的京城,把上都称为陪都、行都缺乏学术依据,是不足取的。 上都是元代的蒙古族主政者进取中原之际新建的草原都城。元朝的开创者——元世祖皇帝正是在上都即大位,启元中统。上都之为上,是蒙古族入主中原以前建立的草原都城,元世祖

确立上都文化研究体系 构建地方学建设框架

——徐进昌近年来关于上都文化、锡林郭勒文化的论述 和对地域文化、地方学理论的探索与建树 近年来,徐进昌倡导上都文化与锡林郭勒文化,对上都文化、锡林郭勒文化的立论和深入阐述,作了多方面的积极努力。对上都文化、锡林郭勒文化的学科理念和理论架构作了初步的探寻。上都研究从此走出了单纯考古、考证的阶段,揭示元代上都标识的文化价值和历史地位,开启了上都遗址的历史文化研究篇章,走上了构建地域文化研究和地方学学科体系的探寻之路。2004年以来发表了多篇上都文化、锡林郭勒文化、蒙元文化、滦河文化和地域文化、地方学建设学术领域的论著,参加北京、温州、泉州、临汾、呼和浩特、鄂尔多斯、包头等多个学术研讨会,多篇论文在研讨会宣讲并编入学术文集,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以下对相关的论文作简要的归纳,列举了11篇论著的提要。 1、《蒙元文化多元性和历史地位及其在当今文化建设中的重要性》发表于2004年5月。分“上都文化的多元化和繁荣”“上都文化在当今文化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两部分作了论述。始发元研会《上都文化研究》报,2004年7月3日见《锡林郭勒日报》并被新华网、内蒙古新闻网等广泛转载。2005年8月8日在《中国.内蒙

蒙古人从哪儿来?——蒙古族源探寻又有新成果

记者从“蒙古族源与元朝帝陵综合研究”项目组了解到,《魏书》《隋书》等多部古代文献的相关记载为探寻蒙古族起源提供了新的线索和证据,使研究者又向真相靠近了一些。 “蒙古族源”问题是国际学术界的热点问题,长期以来各持其说,有“匈奴说”“丁零说”“突厥说”“鲜卑说”等争论。作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中支持时间最长的课题,“蒙古族源与元朝帝陵综合研究”自2012年9月正式实施以来,汇集中外优秀专家学者,搭建长效合作机制,通过考古学、历史学、民族学、人类学和新科技手段等多学科综合研究,同时连续开展卓有成效的田野考古、实验室考古以及组织数十场专题研讨与论坛,并陆续出版了系列专著,其学术影响受到国内外学界密切关注。   独木棺、红玛瑙珠的意义 2014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呼伦贝尔联合考古队对内蒙古陈巴尔虎旗岗嘎墓地进行了系统钻探和正式考古发掘,取得丰硕成果。 岗嘎墓地现已探明有古墓葬86座,是呼伦贝尔草原迄今所知规模最大的古墓群。通过考古发掘,墓葬具有典型游牧民族文化特征。岗嘎墓地的年代为公元8~10世纪,以独木棺为主要葬具。项目组的专家介绍,独木棺是根据人形大小,多选用一段松木,将中部凿空制作而
文章出处(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分类目录: 蒙古民族 总浏览:1,377

乌兰察布史—元明时期的乌兰察布: 明、北元时期的经济状况及蒙古族的文化习俗

  明、北元时期乌兰察布地区的经济状况 农业:明朝初期,为防蒙古侵扰,对于长城沿边采取“扫穴犁庭”的驱逐政策;加之蒙古各部之间长达400多年的纷争、内讧和战争,致使当时今乌兰察布地区农业生产遭到毁灭,村庄被焚,土地荒芜,破产农民被驱赶回内地。在也先和俺答汗统治时期,也就是明朝天顺、弘治、嘉靖年间,通过边境战争蒙古掳掠逃亡汉人,还有一部分汉人主动投奔,出边种地。这些人成为开发经营板升的一支强大队伍。板升本为有房舍之意,蒙古人呼汉人为板升。《开元图谱》中认为“板升者,夷人之佃户也。”据《读史方舆纪要》中记述“嘉靖初,中国叛人逃出边者,升板筑墙,盖屋以居,呼为板升,有众十余万。南至边墙,北至青山,东至威宁海,西至黄河岸,南北四百里,东西千余里。一望平川,无山陂溪涧之险,耕种市廛,花柳蔬圃,与中国(中原)无异。”可见当时的农业恢复和发展。当时乌兰察布地区的农业发展水平与内地差距不大,内地的牛犁、锄等农具及麦、谷、燕麦、豆、黍、麻、糜子等各种农作物皆有,后来还栽种果类和瓜类,甚至板升内还饲养鸡、猪、鹅、鸭等家禽家畜,但耕作方式为粗放经营,广种薄收。正如明朝诗人方逢时在《塞上吟》描写的那样:“人言

蒙藏学校——内蒙古革命的摇篮

蒙藏学校坐落于北京西城区石虎胡同,是1912年由民国政府蒙藏事务局提出,将清朝原咸安学、唐古特学、托忒学和蒙古学合并成立的。最初是为蒙古族、藏族等少数民族子弟就读而设立的民族中学。1914年4月开始招收第一班预备科学生。1918年开始招收专科学生时,改称蒙藏学校。“五四”运动以后,曾因经费困难而一度停止招生。几经周折后于1923年恢复招生。蒙藏学校的创办,无疑是北洋军阀政府为造就统治蒙藏民族的工具而为,但客观上却为蒙藏民族的青年学习文化知识创造了条件。特别是1923年恢复招生以后,从内蒙古地区考入了一大批蒙古族学生,这个昔日吴三桂的旧王府成为当时蒙古族先进青年的聚集地,引起各政党、政治派别的注意。在复杂的环境中,蒙古族进步青年们找到了民族解放的正确道路,在学习的同时参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各种革命活动,内蒙古的革命火种正是从这里点燃的。 1923年蒙藏学校准备恢复招生时,曾在该校读书并参加过北京“五四”运动的土默特籍蒙古族青年荣耀先以先期学生的身份,在内蒙古地区广泛动员蒙古族青年学生到蒙藏学校读书。经四处奔波,反复动员,一批曾在归绥参加过反帝爱国运动的蒙古族学生准备进京求学。是年秋天,吉
文章出处(来源):   http://news.sohu.com/20150729/n417773935.shtml
分类目录: 人才培养 文物考古 总浏览:1,245

历史上的佛兰科-蒙古(Franco-Mongol)联盟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伊尔克汗(Ilkhan)蒙古人奥尔杰图(Öljaitü)1305年给法国国王菲利普四世的书信,建议进行军事合作(长302厘米宽50厘米的卷书)     在13世纪,建立起了佛兰科-蒙古关系,因为基督教十字军和蒙古帝国试图形成一个反对穆斯林的佛兰科-蒙古联盟。这种联盟可能似乎于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蒙古人已经对基督教表示同情,鉴于在蒙古宫廷有很多的有影响力的景教会基督徒的存在。佛兰科人(西方的欧洲人和那些在地中海东部沿岸诸国和岛屿的十字军国家的人)对来自东方的支持的想法是开放的,这归因于长久的祭司王约翰(Prester John)的神话传说,一位神奇王国的东部国王,很多人相信将来有一天他会援助在圣地的十字军的。佛兰科人和蒙古人也共享着一个共同的穆斯林敌人,但尽管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有许多信件、礼品和往来的使者,往往建议的联盟永远都没有结出成果来。     欧洲人和蒙古人之间的接触约在1220年开始,偶尔有从教皇和欧洲君主向蒙古领导人如大汗的书信,其后向蒙古征服的伊朗的伊尔克汗(Ilkhans)的书信。通信往往采取重复执
文章出处(来源):   http://blog.csdn.net/sdf000/article/details/8288707
分类目录: 蒙古帝国 蒙古汗国 总浏览:1,451

苍狼白鹿元青花与蒙古族的故事

摘要]:元代陶瓷最大的贡献是青花的成熟,青花是种釉下彩绘瓷器,它以氧化钴为呈色器,在胚体上绘画图案,罩釉后,高温烧成,器物成白底蓝花或蓝底白花的效果。但元以前,制作终归颇粗,数量毕竟很少,入元,青花瓷成批涌现,大步跨进辉煌。这必有艺术演进以外的原因,和元朝的统治阶层——蒙古族的关系密不可分。 元青花大盘       中国文物网讯(编辑 陈慧)元代陶瓷最大的贡献是青花的成熟,青花是种釉下彩绘瓷器,它以氧化钴为呈色器,在胚体上绘画图案,罩釉后,高温烧成,器物成白底蓝花或蓝底白花的效果。尽管早在唐代,白底蓝花、釉下彩的陶瓷已经出现,但元以前,制作终归颇粗,数量毕竟很少。 入元,青花瓷成批涌现,大步跨进辉煌,这必有艺术演进以外的原因,和元朝的统治阶层——蒙古族的关系密不可分。近日,江西高安市文物局局长、高安元青花博物馆刘金成馆长接受了中国文物网记者的专访,向我们讲述了元青花与蒙古族的故事。  “苍狼白鹿”的民族传说决定元青花的颜色好尚 “苍狼白鹿”是蒙古人远古的图腾观念,在远古蛮荒的北方草原,狼对于原始人群来说是非常可拍的野兽,既凶猛又富有灵性,于是人们由恐惧而敬奉,把它们视为自己的亲属和同类

西南地区蒙古族研究综述

内容摘要:  据2010年人口普查,中国境内有蒙古族人口598.18万,主要居住在内蒙古及邻近新疆、青海等省份。除主要居住地外,我国西南五省有蒙古族人口11.5万人,约占全国蒙古族人口数量的1.93%。主要分布在云南省通海县,四川省成都市和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木里两县,贵州省毕节地区大方县和铜仁地区思南、石阡两县,重庆市彭水县。与彭水县毗邻的湖北省鹤峰县也有千余蒙古族。长期以来,学界对西南地区的蒙古族进行了大量研究,取得了一定成果,本文对相关研究进行综述,以利于深化相关研究。 关键词:蒙古族;西南地区;研究综述; 作者:莫代山( 长江师范学院乌江流域社会经济文化研究中心) 来源: 《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 2014年 第1期 中图分类号:C95
文章出处(来源):  
分类目录: 蒙古民族 总浏览: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