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传统教育

蒙古族智慧博弈——喜塔尔

【简介】 蒙古象棋是内蒙古民间盛行的一种体育游戏,蒙古语称为“沙特拉”,是北方草原古老独特的博弈游戏之一,汉文音译“喜塔尔”“沙塔拉”。一般来说,蒙古象棋有两种类型,一是棋盘为8×8格形式,另一种是10×10格形式,但后者少为人知(注:以下内容介绍的都是8×8格形式)。 蒙古象棋形式、走法、规则接近国际象棋,但又有所区别。蒙古象棋的棋盘是由颜色深浅交替排列的六十四个小方格组成的正方形,与国际象棋的棋盘一模一样。浅色的叫白格,深色的叫黑格,棋子也分白黑两种,共三十二个,双方各有一王、一帅、双车、双象、双马和八个小兵。不同的是,蒙古象棋把象刻成了骆驼,把兵刻成了猎狗的形象,增添了草原游牧生活特色。在民间,玩蒙古象棋仍然是古波斯的走法,也就是国际象棋原来的走法。   【竞赛规则】 本届民运会上,蒙古象棋分个人赛和团体赛,参赛选手不限性别、年龄。比赛分组由电脑随机编排,参赛选手必须做对局记录。以个人积分总和确定团体比赛成绩,积分高者名次列前;若同分,则选手个人成绩名次在前的队,团体名次列前。比赛规则采用内蒙古自治区民委、内蒙古自治区体育局最新审定的《蒙古象棋比赛竞赛规则》。 【历史渊
文章出处(来源):   作者:通讯员 乌汗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社全媒体中心
分类目录: 传统教育 文体竞技 总浏览:995

播撒传承民族文化的种子 ———记包头市蒙古族学校教师孟根其木格

□文/记者张群群 表扬更能激发孩子们学习的兴趣和热情,也能培养孩子们的自信心,每当发现孩子们身上的闪光点,就会及时给予肯定和表扬,对于进步特别大的孩子,还会买一些书、文具送给他们,作为奖励。其实这些物品并不贵重,但对孩子们心灵上的支持和鼓励意义却非比寻常,孩子们会因此更加热爱学习。 “我很喜欢孟根老师,因为她很温柔,我做错了事情,她就耐心地给我讲道理,不像我妈妈那样罚站……”市蒙古族学校四年级二班的学生海纳提起数学老师孟根其木格,喜欢之情溢于言表。海纳还在向记者讲述的时候,调皮的阿毕雅思挤过来抢着说,“我也喜欢孟根老师,因为我考到了90分,她就会给我买一本书,我喜欢她给我买的书……” 看着教室里的孩子你一言我一语描述着自己,不善言辞的孟根老师只是淡淡地笑着。孟根其木格是市蒙古族学校小学部的蒙授数学老师,从事教育工作已经31年了。31年执教生涯,如今已经桃李满天下,但孟根老师始终记得拿起教鞭的第一天,自己赋予自己的“使命”———“我是一名数学老师,更是一名蒙古族老师,我不仅要给孩子们传授数学知识,更要为蒙古族文化的传承,尽一份自己的力量”。为此,在教学过程中,孟根老师经常会身着传统蒙古族
文章出处(来源):   包头日报
分类目录: 传统教育 总浏览:977

元代的哈剌和林教育

王风雷(内蒙古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育学系主任、教授) 摘 要:元代的哈剌和林(Qara—Qorum)是一个很有特色的历史文化名城,它的故址在今天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后杭爱省(ayimaq)额尔德尼召北。从1220年到1259年,在这短短的40年的时间里,哈剌和林作为大蒙古国的都城,云集了东西方的各色人种,可谓盛况极一时,扬名中外。1260年以后,随着忽必烈政治中心的转移,哈剌和林也就失去了其往日的辉煌,逐步降格为和林宣慰司都元帅府、和林宣慰司、和林等处都元帅府、和林等处行中书省、和林总管府、和林路和林行省治所,后来又成为岭北行省治所。然而,整个蒙元时期,哈剌和林的教育呈现出强劲的发展态势,形成了漠北地区的一个文化亮点。本文依据各类史料,就哈剌和林教育的渊源、脉络、走势及其特色进行了深入探讨,结论是,草原深处的教育达到了相当高的层次,并且对草原文化的发展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关键词:元代 哈剌和林 教育 元代的哈剌和林(Qara—Qorum)是一个很有特色的历史文化名城,它的故址在今天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后杭爱省(ayimaq)额尔德尼召北。从1220年到1259年,在这
文章出处(来源):   http://www.nmonline.com.cn/
分类目录: 传统教育 总浏览:1,089

传承蒙古族传统文化的教育价值

高教研究动态(总第114–115期) 2008年10月22日 内蒙古农业大学高教研究所主办 编者的话:为了弘扬教育传承和认识优秀民族文化,将蒙古族文化的教育自觉贯穿于我校的教育活动中,本期动态特将我所盖志毅,鲍晓艳两位教师撰写的论文《传承蒙古族传统文化的教育价值》和《再论传承蒙古族传统文化的教育价值》编辑刊发。 传承蒙古族传统文化的教育价值 离开文化的教育或离开教育的文化都是不存在的,文化与教育是相辅相成的有机体。文化赋予教育以内涵,赋予教育以品质,教育则通过自己的文化功能作用于文化,使文化得以升华。 作为文化群体的蒙古人,长期以来基本保持着“逐水草而游牧”的生存方式。我们把这种中国北方的特色文化统称为草原文化。蒙古族游牧文化是草原文化的主体,但是草原文化不局限于蒙古族游牧文化。草原文化是民族文化和地域文化的融合体,是中国当代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也是中华文明长期保持多元内在气质所必需的重要物质和精神财富之一。蒙古族传统文化具有以下教育价值: 一、保护生态环境的价值 一个民族文化的生成与分布取决于这个民族历史上长期特有的生产方式。对于蒙古族来说,其文化的面貌离不开它的长期所拥

清代蒙古族地区藏传佛教寺庙扎仓教育

哈斯朝鲁 《闽南佛学》2008年第六辑 佛教文化的发展是没有止境的,当佛教踏上青藏高原后,便与当地的原始宗教相结合,逐渐形成了藏传佛教,后又继续北传,传到了茫茫无际的蒙古高原。从此产生于印度的佛教已不再是某一国家、某一地区、某一民族所独自拥有的文化体系,而成为世界性的宗教。随着蒙古高原上信奉佛教的人数的增多,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建起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寺庙。 佛教不仅是一种宗教,还是一种思想体系、一种文化,影响并还将继续影响亿万人的生活方式和生命追求。藏传佛教忠实地继承了印度大乘佛教显密学修的传统,创建了一套行之有效、独具特色的藏传佛教教育制度。传人蒙古族地区的藏传佛教自然也带来了深奥的佛教理沦,蒙古族人几乎全部予以接收,如五明、四谛、三科、六度、八正道、十二因缘等诸多内容,并把这些理论进一步与蒙古传统文化相结合,发展迅速,影响深远,成为蒙古族人民灿烂的民族文化的组成部分。蒙古族地区寺庙作为信仰中心,变成了重要的政治、经济中心的同时,又是重要的文化、教育中心。寺庙不是单纯的供佛诵经的专一场所,而是类似于综合性学校。建立学院式的寺庙,加强经学正规教育,培养戒律严明、兼通显密教理的知识型的喇嘛队伍